北京私家侦探
不认就不认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最重要

我出生在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,在众多堂姐妹中我最不受爷爷奶奶待见,几个堂姐家都有男孩,唯有母亲只生我一个女儿。北京市私家侦探不认就不认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最重要,母亲为了改变地位,想尽方法生二胎,终于在我9岁那年生下弟弟,从那之后我的处境更加艰难。

从小弟弟独得父母宠爱,无论他提什么要求,父母统统答应,我穿着堂姐们的旧衣服,弟弟却有新衣服新鞋子,就连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,他碗里的饭菜和我的都不一样。父母花几十块钱给弟弟买玩具眼睛都不眨,我要一块钱买学习用品就被指责浪费。为了省钱养弟弟,我连初中没读完就被迫辍学,跟着大人们下地干活,后来镇上纺织厂招工,我成了名纺织工人。

我手脚麻利,在厂里月月拿高工资,可是我挣的钱自己却没权支配,全被母亲没收了去。在村里那些大姑娘当中,数我吃的穿的最差,父母嘴上说得好听,替我保管工资以后置办嫁妆,其实全都拿去供弟弟挥霍,我力量小无法与他们抗衡,只好听之任之。

24岁那年,我和老公相爱,父母不想失去我的工作收入,极力反对,一直耗到我28岁成了老姑娘,他们才松口同意我出嫁。婆家是忠厚之家,按照习俗给3万彩礼,结婚时候父母连份嫁妆都没有准备,我问他们要工资卡,却被告知父母养育我二十多年,钱早已花光了。

就这样,我一无所有来到婆家,婚后我和老公发愤图强努力挣钱,公婆承包荒山种植果园,通过全家人六年的辛勤劳动,我和老公在城里买了套新房,公婆路边的老宅也改建成楼房。每到果树成熟,我和老公回来帮忙,一家人的生活和美甜蜜。

公婆是慈祥的老人,在他们身上我找到缺少的父慈母爱,可是在儿子读五年级的时候,公婆相继病倒离世。为了儿子的学业,我和老公决定留在城里,放假才带孩子回老宅小住几天。这时母亲找到我,愁眉苦脸的说弟弟等着房子结婚,我公婆留下的房子老空着不住人不吉利,干脆让我低价卖给弟弟做婚房。

其实那处房子新盖没几年,紧靠公路进城方便,地段好,之前有人想买我们都拒绝了。然而娘家人不死心,父母弟弟轮番来软磨硬泡,为了耳根清净,最后我同意按二十万的低价出售,母亲以打扫房子为由将钥匙拿去,悄无声息就搬了进去,她说家里的钱全拿去操办弟弟的婚事,买房款让我们缓一缓。

这一缓就是三年,侄子都出生钱还没给,每次催要都一副我没钱你能奈我何的态度,老公老实嘴笨说不过他们,气得一个人在家喝闷酒。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传来村里要修路的好消息,公婆的房子正好在规划范围内,当初弟弟没付钱将房子占了去,我们并没有办理过户手续,所以得知消息,我忙不迭去村里签字,拆迁款自然打到我的账户。

之后几天,我手机响个不停都没接,不看号码都知道是娘家打来的电话。正好儿子放暑假,我和老公索性报个旅行社出去玩半个月,一回来看到父母堵在门口,吵着让我将拆迁款还给他们,还说要去法院告我。

我冷笑着反问他们要房租,房子白白给他们住了三年,一分钱买房款不给还有脸告我。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女孩了,我如今有儿子有家庭有责任,必要时候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财产。围观的人见我句句在理都向着我们说话,父母灰溜溜走了,临走之前放下狠话说我是白眼狼,以后再不认我。而我早已想通了,这样的娘家再来往确实没意思,不认就不认吧,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最重要的。 



婚姻调查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私人调查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外遇调查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